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太行壁

细数落花因坐久缓寻芳草得归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夜读天坛砚  

2014-06-24 11:09:1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口魏则明
    夜读天坛砚 - 则明砚墨 - 太行壁
 
        夜读文房四宝中的天坛砚,不禁搬出10多年前,一位同事从他的故乡给我带来的这方天坛砚。它来自诞生愚公移山神话的故里,轩辕祭天的盘谷之中。是他的爷爷,一位山乡塾师的遗物!
       天坛砚又名盘砚,这方砚的石品是柳芽黄含青斑,青斑在砚堂的中间,上方的墨池中雕饰着一只伏着的梅花鹿,从包浆和墨绡来看,当是明清的故物。
      天坛砚种类很多,柳叶青像洮砚、猪血红像端砚、青墩像歙砚,而瓜子石和母子石则是天坛砚中所特有的名贵石品了!
     一块没有生命的石头,经过砚工的辛勤劳作,赋予了她新的生命,使它走向文人雅士的案头,闸护水养,承载与延续着一个民族文化和文明的进程!
      我的爷爷是个石匠,会做石狮子和碑刻之类的工艺品,我青年时他就给我讲过,石工很苦,采石、看石层、石纹都需亲历亲为,夏天时,石工不穿鞋,赤脚走在灼热的石块间,手上、脚上和腿上从不间断开裂的伤口,石工分粗石工和细石工,细石工就是能在石头上雕花凿像的艺人,而能在砚石上雕刻出浮雕和圆雕者,自然属于细石工中的佼佼者了。
      砚工从采石、运料、制坯设计、雕刻、销售、即是一个体力劳动者又是艺术设计的脑力劳动者与市场营销者,这里面的辛酸和感受自然是局外人所不能体会到的。而盘砚的采石和运输却是非同一般的艰辛过程。
    读《西许人的盘谷》一文,从中可了解到砚工们的生活一斑。民国时,西许村有30多家做砚台的,从事做砚者都是最穷的人家,当时一方砚能卖两串钱,可换一斗小米,没有山田的人家才靠做砚的手艺换饭吃。砚工到盘谷砚坑采石料,用扁担挑两个筐,拿两个干馍,天不亮就出发,半夜时才能赶回家,这叫打来回,有时就住在山上或盘谷寺里,这叫放大山。每次挑七八十重的石料,由于路途沉重还要忍痛扔掉一部分。采石时有危险,不断有人被砸伤致残。
       盘砚石料难找、难采更难运,盘砚坑有多处,太行山沁河岸的绝壁上也有个砚坑,从那里采运出山要经过吓魂潭、鬼见愁等处,此处上依绝壁下临深潭,身临其境,头晕目眩,采石人背着石料要经过20多公里的崎岖险道才能到达安全的地方。
       读过这篇资料,我非常震撼与感慨,但又联想起此砚的作者和私塾先生生前的生活状态,又会是一种什么样子呢。。。。。。
      风风雨雨、寒来暑往、激情澎湃、酸辣苦甜!
    天坛砚刚不露骨,柔而耐磨,玉振金声。始制于汉朝,传播于唐朝,鼎盛于清朝和民国,曾与诸多的历史文化名人结缘,韩愈、苏东坡、纪晓岚、黄易、于右任等,这不能不说此砚所具有独特的魅力!
      岁月悠悠,今天,天坛砚还活着,活在有历史感和文化情结人士的心中,活在书画家和学者们的案头上。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抚拭着这方天坛砚,感慨系之,五味杂陈,把研试的新墨写成一串串自己也不认识的天书,放入柜中。听那子规的声音从深夜的树丛中一声声传来!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8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