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太行壁

细数落花因坐久缓寻芳草得归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雨天漶墨  

2013-07-15 17:14:0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口魏则明

       雨,一阵下,一阵停。雨珠溅在窗子的玻璃上,淋漓成一片迷蒙。两只绿羽的翁鸟躲在窗台上避雨,其中一只不时的透过玻璃瞅瞅坐在桌前的我。
      这样的时分,我的室内似乎凝固着一种亘古的寂寥。“莫放春秋佳日去,最难风雨故人来”。这样湿热的雨天,故人不会来。我自然也不会去,来的却是故人的电话,酒邀,四五好友,草率一聚,能否来?我回话,不能去,头痛,路有积水。车辆拥塞。作为大多的脑力劳动者仿佛永远是这样的状态和情绪吧。
      我们生活在一个病态的环境中,各种社会问题集聚成痈,压力之下,众生皆累。在这个穷人和富人都不快乐的时代,即使青年人也没有乐趣,何况我们这群忧患的中年呢!
     我们处在一个矛盾的焦点上,我们所能解决的一些问题都不具有长远的意义,我们反对浮躁,反对贫富差距,反对隐患,心生焦虑。
    许多的建议,意见和观点都有道理,但我们的底线和灵魂的落脚点又在哪里?
      雨又在下,窗外一片雨声。打开吴昌硕先生的画集,一股郁勃的正气隐含其间,铁杆般的老梅、傲然的菊花、洁净的水仙、无枝的风竹,色彩的稳重,笔墨的气势,这里是一派气的世界,有花石无虫鸟,不近俗态,直气横扫。命途多舛的吴昌硕毕竟是一位德艺双馨的大家,在那个半封建半殖民地的战乱年代,丝毫没有摧垮他抗争的精神。
     午睡,一觉醒来,打开电视,看走遍中国栏目,正介绍淮扬菜。当看到淮安厨师跳入水中割蒲菜,把刀衔在口上和最后一道菜,取名一声雷时,我忽然被激动得泪水涟涟,不能自抑。你看,我们中国人的心理结构和生相生态时刻与艺术相关,无论是剑拔弩张还是燕语呢喃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