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太行壁

细数落花因坐久缓寻芳草得归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在受伤的日子里  

2011-03-25 18:59:4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 口魏则明

      有一年冬天,我不慎扭伤了左脚,无可奈何地被限制在房子里。躺在床上,在那种状态下,灯光几乎是彻夜的亮着.夜深人静的的房间里只有我睁着一双不眠的眼睛。我曾灰色的想,是否得罪了某尊神灵。

  从医院回来,似乎安静的躺了两天,电话便响了,催我必须要参加一年一度的书写活动,否则计划慰问单位和个人的春联将不能如期的完成。在这个时候我不能避开。

  脚疼得不敢触地,每走一步都步履维艰,昔日轻松到达的地方,此时成了我望而生畏的负担。友人用他那健硕的身躯把我背到楼上那个写字的房间。这是我第一次遭遇扭伤,此时我深深地体验和理解了下肢残疾的人们,身不由己的弱势、痛楚与无奈!

  牛老师几乎成了围着我转的义工,把沏好的茶水端在我面前,连倒墨汁这些我力所能及的事情也心细如发的做到,出门时总会说我多长时间就回来。老校长用慈悯的目光看着我,给我讲他以前曾遭受此伤的经历安慰我。

  窗外开始落雪,先薄后厚,向隔着玻璃的室外看去,天地间白茫茫的一片,雪打在窗台上象细碎的玻璃沫。

  白天赶任务书写,尽量节水节食。以免给自己和别人带来麻烦,因不能站立,红纸的颜色在无意间染红了手掌,腮嘴和鼻头,面孔就象喝了酒般的酡红。夜里在疲倦的睡梦中,常常会被肿着的脚踝隐隐袭来的疼痛弄醒,大汗淋漓。我不得不坐起来,抚揉疼痛的部位。

       紧张的书写状态,加之睡眠不足,头脑懵懵懂懂的,一摞摞的春联被书写出来,索联的人络绎不绝,需要一提的是很多识字的年轻人分不出上下联,总是会问“那是上联,那是上联”,这使我对传统文化的传承产生一丝苦涩的隐忧。桌上摆放的烟支,像阵地上一根根散乱的爆破筒。这不是我所要的场面,因为他对目前的我来说毫无益处。

       总得要走,一步步笨拙的挪动着,当我柱着拄杖,拒绝他人的帮扶,一瘸一拐的从楼上挪下来时,回头看到自己留在雪地上的足迹时,我忽发奇想,我到老年时会是一副什么模样呢,也许是老态龙钟、步履蹒跚,眼花齿豁,鼻涕不断,穿着破棉袄,孑行在人群或路边,萎缩的令人生畏或可怜。

       二十多天过去了,我像个得了一场大病的人,麻木得满脸硝烟。这段时间,在这张安乐椅上,成了我养伤兼工作的床榻,红色、黑色斑驳狼藉,肘麻腰疼,指头僵直,这种案牍劳形的枯涩,对没有从事过这种事情的人来说是永久的隔膜。

     伤终于好了,扔掉了柱杖重又雄姿焕发,当友人用车来接我时,我又能自如的同他们契阔谈宴了。

    在受伤的日子里,使我体验到用另一种心灵和眼光去观察周围的世界,敏感、隐忍、理解。感受到在人生某一段的非常时期,所产生的细腻、慈善与关怀,思考到以前在健康的状态下,许多思维所没有触及过的问题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30)| 评论(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