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太行壁

细数落花因坐久缓寻芳草得归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故乡的丰碑,  

2009-03-05 21:25:1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口魏则明

        二奶奶已经很老了,在我童年的记忆中,她已有了白发,个子非常高大。现在我已到中年,二奶奶的背却变的佝偻了。

春节前我回乡看望她,她对我提的礼物不屑一顾,吩咐我坐下后,便问些我在外面的景况。

      冬天的阳光照在庭院里,显得很温暖,一群鸡在门槛外向室内张望,有几只想跳进来.二奶奶端起一碗玉米撒向鸡群.

  二奶奶拄着拄杖,坐在有阳光的门墩上,看着这群啄食的鸡,脸上有了笑意,向我念叨:“这十多只鸡,一天能下十个蛋,我自己吃不完”。我仔细地观察二奶奶,牙齿并未豁落,微笑的面孔上有着一层冷峻和孤傲。

  二奶奶年轻时就孀居,只有一个儿子,早年的生活十分艰辛,其心路不同于普通的老人。二十年前我离开故乡时,二奶奶就塞给我几个煮熟的鸡蛋,但我每次回乡看望她,并不是去报答那几个鸡蛋的恩惠。在我儿时的记忆中就有诸多对我关爱的印记。每年她家庭院里的那株杏树,在杏黄时节,我总能吃到;她种的山药、向日葵收获时总会给我送来。这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的乡村,对正处在少年时期的我来说,是不可多得的乐趣。

  二奶奶的耳已有些背,我和她说话时,必须大声重复两次,她听清后微笑一下点点头。

  庭院里有一架葡萄,是我离开故乡后她栽种的,冬天的枝杆,显得瘦硬而又遒劲。她指着藤架对我说:“夏天时你也不回来,回来了能吃到这个甜葡萄”,我的鼻尖一酸,喉咙有些哽塞。

  告别时,二奶奶执意不要我送给她的礼品,并坚持送我到门口,尽管她清楚我对她尊敬的真诚,但我面对着风烛残年的她,总禁不住有着深深的歉意。一种对岁月流失的感慨与激动充塞在我的心头,从她身上我感悟到生命的价值在于创造财富,而不在于别人的回报与馈赠。

  在我的故乡有着许多百年沧桑的老柿树,每年秋天总能结满红硕的果实,历史上的荒年中,这些果实被备做粮食来用。

  二奶奶不识字,我至今不知道她的名字,但我也不愿知道她的名字,她就如我故乡饱经风霜的老柿树,平凡而又质朴,奇崛而又傲然。

  我已经走了很远了,还看见二奶奶两手扶着柱杖站在泥墙的门口,那佝偻的身影仿佛变成了雕塑。

  二奶奶——柿子树,我故乡的丰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03年3月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   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8)| 评论(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