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太行壁

细数落花因坐久缓寻芳草得归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乡愁  

2009-02-23 11:16:3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乡愁

□魏则明

冬天,急匆匆地从一个城市走向另一个遥远的城市,又从两个城市间穿梭于故乡,沿途中的山水,田野村庄与生民现状,又增加了我思想的份量。从城市归来,在一个黎明的薄雾中,当我踏上故乡的土地时,我开始关注起田野中那一丘丘隆起的坟墓,走近墓碑,阅读上面那些我熟悉的名字,思考他(她)们的音容笑貌,思考生命、思考现实,凭吊怀故。我清醒自己从历史中走来,正在走着历史,又会走过历史。

我庆幸自己自幼生长在脚下的这块平原,又疑问这被称为天下粮仓的地方,怎么会如此的落伍,但故乡终究已非二十年前的故乡,所有的屋舍都改变了模样,那些百年沧桑的柿树也已不知去向,夕阳下的黄昏也改变了味道。

许多年前的细雨,许多年前的日午,记忆中的发光的河流、月色、鸣蝉与清风;榆荫下爷爷戴着草帽,穿着白褂的身影;外婆的纺车声,皆已成了忧郁伤感的梦境。

杏树林下的老僧人用树枝在地面上画着“教育、教育”二字,明知教育有用,但经济却力不从心,落后就要挨打,落后就要受气,老僧人是政治家、是思想家、是经济学家,是寂寞的无奈者,是清醒的痛苦者,只能用树枝在地面上发泄。这位常在村后荷花塘畔喝茶谈古的老僧也早已不在了,他有着慈祥与嫉俗的形象,他是给我留下很深印象的一位长者,没有人给他留下墓碑。

清冷的月夜里,我独自在村中熟稔的道路上徘徊,树木光秃的枝杈影子交横在地面上,枯黄的玉米叶片上镀着白霜,干涸的池塘里生长起了树木,破碎的瓦砾散乱的堆放或抛弃着。记忆里这片池塘生长过芦苇;生长过荷花;生活过鱼虾,水面上曾漂浮过三三两两的鹅鸭……。

我少时独居读书的小屋,也找不到确切的位置,昨日的陈迹竟如此的难以寻觅!

高堂白发,兄弟有子。乡怀仍在,老者依稀。鸡栖于架,犬吠如故,万千思绪,夜难入寐……。

故乡是我生命的驿站。我仍得回到我所居的城市,心在异乡与故乡之间不停地往来。

在一个早晨,我又告别了故乡,从走来的田间小道上走过,又看到了那些坟墓,麦田与记忆中发光的河流,坐在车上,回首故乡,她使我产生了世故的情怀,又几次涌出了复杂的眼泪,“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,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……”。故乡,再见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04年3月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7)| 评论(1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