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太行壁

细数落花因坐久缓寻芳草得归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古砚和古帖  

2009-02-23 11:14:1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古砚和古帖 - puyangweizeming - 太行壁 

古砚和古帖

□魏则明

   大约二十年前,我从父亲常伏着读书的红木箱上,见到了古砚和古帖.古砚是赭黑色,呈上窄下宽的梯形,无盖,砚堂上端墨池的边缘浮雕着水涡状的花纹,有些地方已经残缺了.帖是原拓碑帖,上无封面下无封底,十六开,柳体和欧体的碑拓合订在一起,前者是《玄秘塔》,后者是《皇甫君碑》.

一九八二年,我曾把这本古帖带在身边,闲暇时没有什么目的的临写,那时我还不知道古帖价值的珍贵,随意的将它放在案头,不久便被人窃去了,只留下损落得一张至今我还保留着,尝在更深人静时的夜半在灯下品赏.至今想来心l里还隐隐作憾,推想,许是被识货的人窃去呢!

一九八六年,父亲把古砚送给我时说:“用墨块研出的墨,比现在瓶装的墨汁写出的字要好得多,现在的人懒了,已不大肯用砚台了”!于是我便非常珍惜这方古砚.

古砚和古帖,是和我父亲关系要好的,在乡间论辈分,我该称呼为一位张姓爷爷的遗物,只是这位长者未到四十岁便病故了.后来由于张氏家族的分裂变迁,张家谁也未曾留意文具—文物的价值意义,对当时耕作而食的农家来说会能起到什么作用.便弃置在墙角床下,砚台则被用来垫作箱柜之类的东西来用.若干年后,张家便把这些文具和文物一并送给了我的父亲.

一九八七年,一位陌生人,见到我带在身边的这方古砚,两眼盯了半天,然后把古砚掂量在手中,缓慢而慎重地说:“这是一方端砚”.当时我不太相信,认为是一方普通的陶砚或淄砚罢了.后来修砚时,我才证实这不是一方陶砚.

我没有读过《砚谱》,至今还辨不出它究竟是鲁砚还是端砚,为自己平素不太留意这方面的知识而自怨,也曾想过把它拿到文物部门去鉴定一下,但又想,即使它是一方很名贵的砚,我也绝不会卖掉的,只是倍感庆幸自己拥有这方古砚.

一九九零年,我去孔夫子圣人故里时,曾买到一块徽墨,用古砚研用起来发墨效果很好.后来中医陈大夫,曾使他跟我学画的三仔,给我送来两块北京新产的松烟墨,这墨用古砚研用起来已不如徽墨的发墨效果好了,我疑心是新墨的胶太重或砚堂已磨得太细了.

古砚日日放在我的案头,看到它,会勾起我一种遥远的历史感,我总认为它有一种灵气,能使人安静地思索.它是古老的传统文化所积淀而成的灵魂的化身,含蓄、深沉、温润、质朴、大度和宽博.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一九九三年五月三十一日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8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