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太行壁

细数落花因坐久缓寻芳草得归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童年残梦  

2009-11-18 21:51:2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 口魏则明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下雨了,淅淅沥沥的,门前青砖青瓦的古宅愈发显得阴沉昏暗。几只鸽子在古宅的屋脊上淋着浴,咕咕喽喽的转着身子在叫。院中的枣树干被雨淋湿,黑黝黝的,整个世界都笼罩在凄凉的雨声中。谁家饥饿的山羊,偶尔传来一两声漫长无奈的叫声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雨住了,  卖豆芽或卖豆腐的中年汉子,从巷中走来,发出带有悠长韵味的吆喝。这样的光景多是在青黄未接的初春或严冬还未来临的时段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我喜欢春天,那些经历不能连贯的印象。喜欢有一种从脚传到膝盖及周身的温暖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夜是幽幽的,月光在林间或庭院怡晃。荒鸡的叫声时隐时现,椿树下栓着的青驴,打着喷嚏或用蹄子顿击着地面,偶尔有一只野猫或黄鼠狼,从古宅的墙根处溜过,惹得栖在架上和树上的鸡群一阵噪乱,邻居家的大黄狗也汪汪的叫起来。隔壁的一位老奶奶,梦呓般的斥咋着什么,说着有什么邪气从这里经过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  渐渐地,能听到犁铧的声音,丝咿丝咿的响起来,耕者的喝唱断断续续,凉风柔柔的吹来,柳条摆来摆去,麦苗一天天显绿,桃花、杏花儿迫不及待的开放,起伏的土地、河畔的村庄,美的如一幅难忘的画面。

        枝头的芽蕾绽开,鹅黄的、胭红的叶片,镀了一层油般的鲜嫩。空气暖烘烘的,有蠓虫在飞,布谷鸟开始在叫。似乎总有一种轰轰隆隆的声音,隐隐约约的从某个地方传来。

        整个世界都改变了面貌,大自然正焕发着勃勃的生机。

        槐花飘香,青蛙、子规鸟彻夜的叫,麦子很快就黄了。阳光亮的刺眼,朦胧中就能听到大人们磨镰的声音,碾场的声音,之后就是捶麦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 蝉儿开始鸣叫,每晚都有人拿手电绕树寻捉蝉虫,遇到蝉蜕也会收集起来,卖给沿街叫买的陌生人。

       房后的园子里已经绿树成荫,黄鹂鸟总不待天亮就在大杨树上鸣叫。孩子们揉着惺忪的眼,在大人的催促下到学校去早读,老师背着手在校门口盘问着迟到的孩子。

       贫困总在压迫着人们,乡村的孩子最容易理什么是解饥寒交迫和衣衫褴褛。红薯成了无法选择的主食,一个鸡蛋,一碗面条都可以改变一天的情绪,少得可怜的麦子成了每个家庭招待客人的积蓄。

       夜雨总是在睡梦中落下,天亮了,地面的低洼处积了一些混浊的泥水,路边沟畔开满了带着雨珠的细碎黄花,空气中有一种氤氲的香味,穿着白褂蓝裤,戴着斗笠的老农,在路旁卖着新摘的脆瓜,与熟人打着招呼,把瓜塞在孩子手中。

     卖香油的梆子声从村庄脆生生的响起,谁家下蛋的鸡在咯咯哒哒的叫,混合着炊烟特有的柴草味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2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